首页>文章中心>文化>移风易俗尽孝道 凝心聚力树新风

移风易俗尽孝道 凝心聚力树新风

发布时间:2022-06-26 点击数:557

     以前逢年过节,总觉得给父母买吃的、穿的、用的即为孝。尤其是看着满桌子美味佳肴,再摆一瓶好酒,放一包好烟,感觉既丰盛又有面子。遇到父母生日,再摆一个大蛋糕,不论父母吃几口,拍个图片发到朋友圈,获得一些点赞和祝福,就算“功德圆满”了。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父母的真实感受,只是一味地自以为是一厢情愿,父母虽然心中不悦但表面上依然会极力配合孩子。那么子女究竟该怎样做才算是真正尽孝了呢?经过去年父亲过生日和今春母亲临终大事一场,我明白了:孝顺孝顺,孝的最高境界应该是顺,顺着父母的本意做事,勇敢地移风易俗才是真正尽了孝道,同时又是凝心聚力倡导时代文明新风,可谓一举多得善莫大焉!

      说实话,父母上了年纪以后对鸡、鸭、鱼、虾等各种肉类并不感兴趣,吃一点还夹的牙难受,剔不出来,刷牙刷半天也收效甚微。这样的宴席并非父母所愿,对老人的害要远大于利。吸烟有害健康人所共知,推杯换盏喝高喝大在所难免,一荤三素的营养搭配恰好相反。名义上陪父母过节过寿,实则是老人随顺子女。随着年岁的增大,近几年父亲干脆戒肉了,母亲也只是有选择地吃两口,只有年轻人才会大块朵颐。

      去年阴历十月廿三,老父亲过82周岁生日,由于疫情原因二哥、三哥都回不来,我与大哥商量干脆一切从简。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老爸不吃肉,就不要因为老爸生日而杀生了。父亲生活非常节俭,每次给他买衣物他都会生气,总说一二十年不买衣服也有穿的。父亲教了一辈子数学,常说只相信科学。虽然他不学传统文化,也不研究儒释道思想和精神,但珍惜物命,俭省节约,吃苦耐劳。因此,父亲82周岁生日过得特别简单。一碗不放肉的长寿面,做着轻松,吃着简单,洗锅刷碗也省事,更主要的是老人吃着对胃口、好消化。吃过午饭,我和大哥给父母磕几个响头,再打盆热水让父母泡泡脚,给他们洗一洗、搓一搓、按一按、揉一揉,最后再剪剪手指甲、脚指甲。父母还收到了二哥、二嫂和三哥、三嫂的红包,舒心满足的笑容溢于言表,因为老人家感受到了孩子们对他的祝福和孝顺。

      百孝篇中有诗云:父母双全正宜孝,孝顺温和孝味甘。戒杀放生都是孝,能积亲寿孝通天。是啊,放生何尝不是对父母的孝呢?上天有好生之德,欲康宁长寿,须积德行善。今年四月初八刚好是母亲节,我送了一件特别的礼物与母亲,我把放生的视频给母亲看,老妈笑靥如花。

      阴历四月廿七是周五,晚上我去陪老妈妈睡觉(因为母亲小脑萎缩行动不便,昼夜需轮流侍奉在侧),大哥告诉我白天母亲基本上没吃东西,因为饭喂到嘴里母亲含着不咽,说应该带母亲去医院检查。我当时一听就说,明天我开车咱们去医院。大哥说周未有的医生休息,周一再去吧。回到母亲卧室,我仔细想一想妈的症状,若真是有病吃不下饭,应该是肠胃问题,80多岁了肯定不能做肠镜和胃镜检查,太遭罪了。母亲饭都不吃,药更难以下咽,去医院检查有何意义呢?不也于事无补吗?服侍母亲睡下,我一直在想着问题该怎么解决?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莫非母亲寿限到啦?想到此,我心头一震。赶紧去客厅问父亲,如果我妈因为寿命到了不再吃饭,是让她在家里安静的离开还是送到医院做各种检查、插管、抢救等,直到最后医生宣布结果。父亲不赞成去医院,其实我也希望母亲在家安详地度过生命的最后旅程。以前听赵宗瑞院长讲他父亲离世前的情景,他作为心血管主任医师,看到父亲快要离开人世,赶忙打电话通知大哥,大哥说抓紧送医院,赵院长说不要再折腾爸了,让他在家里安安静静的离开吧。想起赵院长的话,我更坚信了“医生治病不治命”。如果医生能够延长人的寿命,让人起死回生,历代君王都能实现万万岁的美梦啦!

      以前听哈尔滨的刘素云老师在网上讲佛家修行常见问题时说过,学佛之人临命终前或一天、或三五天、甚至几十天会不吃东西,只喝水冲洗肠胃。母亲也信佛,曾经父亲很反对。当时我开玩笑说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并告诉父亲,上了年纪有信仰,心灵就有依靠、有归宿。遇到疾病和意外,不会怨天尤人而能坦然面对,即使生命的最后时刻也能视死如归。所谓的身累心不累,事烦心不烦,命苦心不苦,大抵就是这种境界吧!

      阴历四月廿八周六早上四点多,我发现母亲排了一点大便,因为母亲运动量小排便困难,我就给母亲用了开塞露,又自然排了一点,我感觉应该是还没排完,于是带上一次性手套为母亲掏大便,掏出来的还挺多。然后打来一盆热水,为母亲擦身体。早上吃饭,母亲几乎没吃东西,确实如大哥所说。吃过早饭,我回到自己家里,为了验证前一天晚上的猜测,我在手机百度上摇了一签,结果摇中了观音灵签的第14签。诗曰:宛如仙鹤出凡笼,脱得凡笼路路通,南北东西无阻隔,任君直上九霄宫。读着卦词,品着意思,心中五味杂陈,当即把卦词在微信上转发给了远在郑州的三哥。因为卦词意思显而易见,我也没做任何解释。可能因为平时给三哥分享的内容较多,这次他也没当回事儿。

     临近中午我准备开车从矿区回义马家里,走到路边树荫下,看到父亲在树下乘凉,大哥推着母亲散步。我嘱托老爸多陪陪母亲,多给母亲说些好听话,因为母亲以前总抱怨没听过父亲的好听话。父亲说“我给她说话她又不吭声”,我说“不是让您给我妈对话,您说她听就好”,最后我告诉父亲把想说的、该说的话及时说出来,过后不留遗憾。其实,在这之前,我曾多次提醒老爸,也劝大哥,让他少看电视,多陪陪母亲,多和母亲说说话儿,聊聊天儿。

      阴历四月廿九周日上午我给大哥打电话,大哥说他和父母都在路边树荫下乘凉。晚上我去陪母亲,临睡之前我再三叮嘱大哥明天不要再推母亲出去了,在家里陪着就好。大哥说老爸要推着母亲出去锻炼,我说那就让老爸自己推着轮椅出去(因为老爸走路头晕,因此需要推着轮椅),千万不要让妈出去了。母亲躺下睡觉,我发现她嘴里还有早上吃的鸡蛋没有咽,我小心翼翼的把母亲嘴里的东西掏出来,又喂了几口水。晚上十点多,我突然想起第二天是五月初一,于是就想为妈妈放生。我把500元钱转给一位经常组织放生的朋友,刚开始我想着一块参加放生,但后来一想全凭心意用功夫,还是陪陪母亲吧!

     阴历五月初一早上四点多醒来,发现妈妈身上出汗了。想着夏天出汗黏着不舒服,便接了一盆热水为母亲擦身体。上身擦了一遍,又换一盆热水擦下身。擦好以后母亲又酣然入睡,我则坐在母亲身边真诚的祈祷和祝福,并发愿陪着母亲一起不再吃东西。因为我上着班还像母亲一样不吃东西,如果精神体力无碍,那我劝老爸不必因妈妈不吃东西而过于担心和焦虑时就更有说服力了。 七点多我离开母亲家,回到自己家里洗漱好便去学校上班。上完早读和第一节课,我突然想到应该找校长请假,除了上课要多回去陪伴母亲。我把母亲的状况告诉了校长,校长很理解和支持,爽快地给我批了假条。还告诉我如果有困难需要帮忙,一定要告诉组织,我感恩校长,感恩学校这个大家庭给予我的温暖、支持、帮助和鼓励。

      回到家,看到父亲陪坐在母亲床边,一会儿大哥从外面回来告诉老爸说两家私人诊所都没有氨基酸,不能输液。我说有也不能输,净让妈受罪。我准备给母亲喂点水,父亲说早上母亲就喝了一点奶粉,于是我又冲了一点奶粉喂给母亲,之后又喂了几口水。不一会儿,母亲便睡着了。父亲推着车子出去锻炼,大哥去市场买菜,我陪在母亲身边。看着母亲安然入睡的样子,想着母亲一生吃的苦、受的累、遭的罪,不久的将来可能就会阴阳两隔,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往下流。但我很快抑制住这种情绪,调整心态继续为母亲祝福。中午12点左右,我查看母亲小便情况,发现垫子已经尿湿,我想着干脆把床单也换一下。我先把自己睡的半边折起来,把新换的铺好,然后把母亲抱过来,再把母亲睡的半边也铺好,最后把母亲抱回她睡的位置。安顿好母亲,我又回到自己睡的半边坐下继续为母亲祝福。过了一会儿,我感觉不对劲儿。因为母亲刚才被抱来抱去居然没有醒;另外,母亲今天睡觉也特别安祥,悄无声息,平时母亲睡觉总是打呼噜,今天倒安安静静,表情也特别安祥。我用手指头放到母亲鼻子处,感觉不到呼吸,赶忙给大哥打电话,把母亲的情况告诉大哥。大哥来到母亲身边,连声的呼喊却没有回应。我告诉大哥,坐下来念佛吧。我想既然母亲信佛,做子女的就应该按佛教的仪式办理后事。但我和大哥又不太懂,于是我给母亲的两位佛友打电话让他们来家里帮忙。来了以后,其中一位说得找个医生确定一下。于是他打电话找来两名医生。医生来了先看瞳孔,再听心跳,最后把脉,末了得出结论:已无生命体征。送走医生,这两位佛友又通知了矿上念佛堂的更多佛友一起来为母亲助念。一下午,卧室里坐满了为母亲助念的同修。

      三哥、三嫂和我先生得到通知也都赶了回来,二哥、二嫂、侄子和叔叔他们得到通知以后急忙从天津赶回老家准备母亲的安葬事宜。三哥、三嫂遗憾未能在母亲去世前见上一面,我对三哥说周六上午九点多在微信上我给您发的有母亲将不久于人世的信息。但我实在没想到会这么快,我安慰三哥、三嫂,说也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吧!母亲临终没有任何痛苦,走的如此安详自在,也算寿终正寝,得到大福报了。三嫂问大夏天不用冰棺能行吗?还说别人阴历三月份不在,为防万一就用了冰棺。先生总说我是憨胆大,可能的确如此吧。我姊妹四个,上边三个哥哥,我就做主没让母亲用冰棺。也是听刘素云老师讲,人离世若放到冰棺,好比进了寒冰地狱。是真是假,我没经历过,也不确定。但宁愿信其有,不想让母亲受这份罪。另外受母亲长期耳濡目染的影响和熏陶,再加上母亲总给我讲善恶到头终有报,因果报应如影随行,丝毫不爽。也许是相信了母亲说的因果规律吧,我给三嫂说母亲一生慈悲善良,乐善好施。既然信佛,都说佛法无边,佛力加持不可思议。是真是假,就来印证一次吧!如果尸体有味儿、甚至化了,说明佛菩萨也不灵啊!

      母亲以前交代过,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人世,做子女的不要哭喊,不要悲哀,而要为她念佛号,离世八个小时以内切不可动其身体,必须等到浑身柔软方能穿送老衣服。下午五六点,父亲问我咋还不给母亲穿衣服呢?我知道父亲是担心时间长了,身体僵硬,衣服穿不上。我告诉父亲请放心,衣服一定会给母亲穿的整整齐齐,板板正正。晚上八点,商丘一个助念团的老师指导我探视母亲的身体,探视的时候发现母亲的胳膊不仅能抬起来,胳膊肘还能打弯;腿能抬起来,但膝盖不能弯曲,肚子和胸口温热。指导的老师说念佛功夫不到位,还要继续努力。晚上九点多,助念的一位佛友把我和先生叫到大门外,说应该考虑给母亲用些冰块。我说那不等于寒冰地狱吗?他说如果由于温度高,内脏化了可就是火烧地狱了。最后确定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买一些冰块,只放到身体周围,把周边的温度稍微降一点。正好三哥去县城买东西,先生就给三哥打电话让他顺便买些冰块回来。不巧的是三哥说已经快到家啦。于是想着把矿泉水放到冰箱里,冷冻好也相当于冰块的效果。但取出来的时候依然是水,三哥说冰箱制冷效果太差。于是把十几瓶稍微凉一点的矿泉水放在了母亲身体的周围。

     直到深夜11点,为母亲助念的佛友才陆续回家休息,还有两位一直坚持到凌晨两点以后。不说别的,就他们这种不求任何回报的大爱无私精神,就让我们全家深深地感动和感恩。另外,东北还有一个助念团说初二早上五点到六点,远距离为母亲助念。六点以后助念团团长给我打电话,指导我探视母亲的身体。这次探视,除了头顶百会穴温热以外,其他部位都是凉的。胳膊腿柔软轻巧,大哥、三哥和三嫂我们都感到是奇迹。母亲生三哥的时候落下月子病,膝盖关节炎非常严重,整天说腿硬的不打弯儿。没想到离世十几个小时了,腿居然能盘起来。于是我们先给母亲擦洗身体,然后把衣服穿好。穿之前三哥不放心的问我,天这么热,穿这么厚,会不会有事啊?我说既然浑身柔软,就应该没事儿,放心的穿吧!老父亲看着穿戴整齐的母亲也很满意。早晨六点多,前一天助念的佛友们吃过早饭又陆续来了。上午十点多,有佛友提议给母亲录段视频,说要把殊胜庄严的情形留作纪念。于是给母亲录下了面色温和、神态安详的盘腿坐姿。这段视频让很多人叹为观止,啧啧称奇!但我仍觉得有美中不足之处,就是录视频的时候母亲嘴巴微启,没有完全合拢。但事后大哥告诉我,中午他往母亲嘴里放铜钱的时候费了好大功夫才塞进去,因为嘴巴闭得很严实。真遗憾没有再去看看妈的容颜,因为我当时只顾对着妈的遗像磕头。三嫂说母亲入棺前左右手柔软如常,抓的“金银元宝”还攥在手心里,简直让人不可置信。以前在学习强国上听郭文斌教授讲解《弟子规》时说到她母亲命终以后两手柔软,有人曾拉着他母亲的手拍照,他说母亲的下一个生命周期一定是幸福和快乐的。如今,我母亲走的瑞相这么好,按照郭文斌教授讲的理论推测,我母亲的下个生命周期定能得偿所愿!母亲回家安葬一切顺利,得益于叔叔、二哥、二嫂和同房本家的操持和辛苦付出。

      三哥和三嫂要在家里供奉母亲的遗像,便于经常祭拜以表达对母亲的怀念、追思和感恩之情。我想当哥嫂对着母亲的遗像恭恭敬敬鞠躬或磕头的时候,那不正是给侄儿、侄女最好的引导和教育吗?孩子们心灵深处也就扎下了祭祖的根!根深蒂固必然枝繁叶茂,花香果甜自然是水到渠成!

      哥嫂对母亲的孝心和深谋远虑,让我喜不自胜。赶紧让先生去原来给母亲洗照片的地方再洗一份。相片拿回来,三哥顺手放在供桌上,和母亲的遗像并排放在一起。两张一对比,我和三嫂发现这次洗的照片脸色看着比原先那张红润。而到了头七下午四五点,我突然发现第一次冼的照片颜色变了,而且比第二次洗的脸色红润的更自然。我把这意外的发现告诉父亲,一开始老爸说看不出来,我把手机上保存的原来那张照片给父亲看,经过对比他才点头称是。哥哥嫂子更是惊叹不已,说不但脸色变得更红润了,而且底色也变得更蓝更纯净。我给老爸开玩笑说我妈爱美,即使走了一周还要使魔法让自己变得面若桃花,要把最美丽的容颜留给我们做纪念!

     三哥抱着母亲的照片很是虔诚,我开玩笑说把妈请到家里,以后可要改改暴脾气了。嫂子对妈的孝顺无与伦比,买回来好吃的先喂到妈嘴里;带回来的新衣服给妈穿上并系好扣子;新买的鞋子一定亲自蹲下给妈穿上。您若再给嫂子发脾气,妈定会饶不了您。妈一直说:夫妻一条心,力量可断金!家和万事兴,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母亲的这些座右铭,我们做子女的一定要好好传承,知行合一才是对母亲最大的孝。

      母亲走了,虽然没有留下任何遗产,但却给子女留下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穷宝藏。正如司马光《家训》所言: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若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为子孙久长之计。母亲走的时候,无烦恼、无痛苦、无恐怖、无贪恋;安详自在、了无牵挂、潇洒自如,真的是让我出乎意料,想都想不到。我既不希望母亲临终前在医院经历各种抢救的痛苦折磨,也不希望母亲在家最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着母亲痛苦万状而又无能为力。常听人说“头一天晚上脱掉鞋,第二天穿不上,其实是好修行”。如此情形,我也会觉得遗憾,因为生死大事,却不知何时落幕。如今回想母亲临终的前前后后,总感到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并且都是最好的安排!我甚至觉得母亲走的如此殊胜圆满,比女儿在河南高考大省15岁半参加高考并最终被复旦大学录取还让我心满意足。因为高考失利可以复读、重来,有人甚至八年抗战。但生死大事却只有一次机会,好好把握就显得弥足珍贵。因此,我总自以为是的感觉母亲走的日期、时辰和方式,就是她老人家自己选定的、认准的。唯有此种方式,才会让家亲眷属、亲朋好友不限于悲痛和伤心之中;唯有此种方式,才会给人以思考与警醒,安慰和鼓励。感恩母亲,感恩一切!

     母亲一生以身示范,有力的证明了:积德虽无人见,行善自有天知;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善之可嘉,不在别人夸赞,而在于自己安详。

      母亲虽然走了,但是踏出了一条光明大道一一行善积德,乐善好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事有不得,反求诸己……作为子女,只有踏着母亲的足迹,把好的家风代代相传、发扬光大,才是对母亲最大的孝,最长久的孝!

     移风易俗尽孝道,凝心聚力树新风。人是社会的细胞,家是社会的单元,每个人都好,每个家就好,整个社会才能更加和谐团结、温暖如春;我们的国家才能更加欣欣向荣、繁荣昌盛!(作者  李素娟)

0

验证码